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仙侠  »  龙女变淫女-合网通

龙女变淫女-合网通
合网通 />
霍都受此召唤,当即举起巨大的肉棒,深深地插入小龙女的下体……小龙女紧紧地抱住霍都,下体的满足感几乎让她晕过去。

「啊……用力……」

霍都使劲捏住她的乳房,小龙女的乳汁不断流出。霍都不停地挑逗小龙女敏感的娇躯,要让她丢却矜持,更淫蕩地发出浪叫声。卧室一时充满了小龙女欢快的娇淫声和霍都呼呼的喘气声。

「啊……用力插龙儿啊……啊……干死龙儿……啊……」

小龙女完全迷失了心态,她在努力寻求快感,白玉的臀部紧紧跟随肉棒的插送。

「啊……用力啊……龙儿快丢了……插到龙儿的花心了……啊……」

霍都热烈的亲吻着小龙女的脸颊道:「宝贝儿,我是你的好相公对不对?你要相公的大肉棒对不对?」

小龙女修长结实的双腿缠了上来,小蛮腰水蛇似地卖力扭动,一面在他耳边媚声道:「。。。相公,你是我的好相公、好老公!我要相公的大肉棒插我!相公是最好的!」

霍都俯在她柔软如棉的娇躯上,下身尽可能的佔有着她,巨大的玉茎在她狭窄的体内阵阵跳动,硕大灼热的龟头用力挤压着花蕊。


「那龙儿要称呼自己为“龙奴”或“奴家”,因为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主人。」

小龙女用力抱住霍都的屁股,玉臀向他卖力挺凑,口里大声淫叫:「嗯……龙奴知道….知道了…」。

霍都立起上身用力把她的压在床上,挺动下身快速的抽插起来。小龙女挺起酥胸摩擦着他,纤腰款摆,玉臀热烈迎合着他的动作。蜜壶内一片温暖湿润,巨大的玉茎带出阵阵浪潮,顺着她晶莹的玉臀流上早已被她喷满乳汁的床单,房间里响起了他的小腹用力撞上她的股间的清脆声音。

小龙女一面淫叫,一面癡迷的望着霍都,小手在他身上游移抚摸。他微微出汗,真气在百脉膘急滑利的流动,通体舒泰无伦。霍都拔出玉茎,让她转身趴下,小龙女翘起粘满晶莹爱液的玉臀,霍都一手将她的螓首按入枕中,一手探前揉捏着沈甸甸的玉峰,乳汁就这样将胸前的床单喷湿了。霍都灌满真气的龟头挤开滑腻的蜜唇,用力插了进去。她不由「唔」的一声,霍都大力抽插,只恨不得将全身力气都发洩出来,下腹撞击她丰满的玉臀,蕩起阵阵臀浪。

小龙女喉中发出含混的呻吟,蜜壶内蠕动收缩,霍都知道她要高潮了,双手按住她的双肩,贴上去一阵快速迅猛的耸动。「恩。。。恩。。。唔~~」小龙女口中一连串快活的淫声,终于忍不住洩了出来。霍都顶着开合的花蕊不住研磨,探手温柔的抚摸她柔软的巨乳,满是乳汁的双乳更是增加了手感。小龙女阵阵颤抖,轻轻的哼着,下体不住涌出灼热的浪。


(二)

霍都贴到她耳边笑道:「龙儿,你身下快成汪洋大海了…」

小龙女红着脸娇吟了一声算是回答。霍都又将她翻转过来,小龙女星眸半闭,娇软无力的任霍都施,霍都曲起她的双腿往胸前推去,俯身压上去挺动腰肢大力抽插。

小龙女抓着霍都不住喘息,指甲深深掐入他撑住上身的手臂。霍都感受着手上的痛楚,更是狂猛的挺动,良久销魂的呻吟又响了起来,霍都将玉腿架上双肩,略微放慢速度,退出时只留龟头夹在蜜唇间,插入时又重重撞上柔软的花蕊,她的眼神逐渐迷乱,口的歎息呻吟逐渐大声。

霍都让小龙女自己握住了玉峰,命她自己挤出奶汁,一面挑逗她的蚌珠。片刻小龙女扭动娇躯,挺动玉臀,蜜壶内火热一片,似乎急不可耐。霍都将小龙女的双腿劈开成一字,握住纤腰大力抽插,她口中发出愉快的淫声,弓起了身子配合着霍都。

「啊,,老公,插龙奴…..插得再猛点。」

「啊……好……哥哥…相公呀……你……干死龙奴好了……龙奴……不想活了……啊……啊……再深……深一点……啊……」

酥麻的快感向他袭来,他正要奋力追赶,小龙女却尖叫一声洩了起来,奶汁也像喷泉般喷了出来。霍都大力挺动,她脆弱的战抖起来,霍都只当不见,玉茎仍然大力地抽插着,小龙女无力地呻吟及颤抖的身体更是激起了他的性慾。片刻狂猛的快感冲击过来,霍都深深地插入小龙女的小蜜壶,对準花心挺动,道:「龙儿,相公要你为相公生孩儿!」

小龙女闻言后用力抱住了霍都:「好相公,奴家最爱你了,快!射进奴家的淫穴,奴家愿意为你生孩儿,啊…..」

霍都抽插几下,玉茎终于开始喷射,强劲的精液打在她柔软的花蕊上,小龙女不由阵阵颤抖,身体再次高潮。霍都的精液灌满了小龙女的小穴,令小龙女的腹部微微凸起。小龙女春心蕩漾,她知道自己被霍都授精后一定已坏上了他的孩儿。霍都趴上她的身体,舒服的歎息。

霍都将她抱了起来,随手拿了一个木塞塞住小龙女的下体,以免精液流出。走到床沿坐下,让小龙女跪在他腿间。小龙女乖巧地逐寸将玉茎吞入嘴里,巨大的玉茎将她的小嘴涨得满满的,她深深的吞入喉间,再缓缓吐出,如此反复,玉茎上粘满了粘稠的口涎。

霍都舒适的扶住她的螓首,小龙女吐出紫红的玉茎,转而用灵巧的舌头挑逗,不时娇媚的瞟他一眼。鲜红的舌头在紫红硕大的龟头上缠绕,不时轻轻把马口上流出的透明粘液捲入,更在龟头下端和稜角上刮动,他的呼吸不由沈重起来,仔细的注视着她的动作,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欢喜。

玉茎在她口中频频跳动,小龙女的眼神更加娇媚,口上的动作更加讨好,霍都用食指轻轻刮着她的脸蛋,仔细体会着阵阵袭来的快感,她将玉茎含入嘴里,螓首上下摆动,大力吞吐起来,在强烈的快感下,霍都一个不留神,就这样把精液射入小龙女口中。然而小龙女竟然一脸满足的把精亚洲AV欧美亚喝下,小龙女喝精液时发出的咕噜咕噜声令才刚射完的玉茎勃起。然而霍都的精液量太多了,白浊色的精液便由小龙女的嘴巴流下,至两粒巨乳与乳汁混合在一起。

霍都抚摸着小龙女的脸,道:「龙儿,你真是个淫蕩的女孩,平时冷若无冰霜的你,在床上竟然叫得那幺销魂,而且还那幺喜欢喝精液,你实在是个天生的淫女。」

小龙女羞涩地道:「恩….不来了嘛相公…..龙奴…龙奴…」小龙女无言以对,只好红着脸,借故用香舌仔细的清理肉棒上的残精。清理完后,小龙女按住他的肩,微微俯起上身,把肉棒放在自己小穴前轻磨起来。雪白丰满的双峰在霍都面前蕩漾,霍都不由握住了用力揉捏,凑嘴吸住小龙女的巨乳,品尝她甜美的乳汁。小龙女的动作逐渐熟练,挺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温暖的爱液沿着玉茎流到了他的下腹,霍都让龟头顶住花蕊,握住她纤细的柳腰划着圈儿,小龙女轻声呻吟出来,「相公,龙奴还要,你还行吗?」

霍都抚摸着她的大腿,一面轻轻挺动下腹,她柔软的身子无力地贴在他身上,凑上来咬住他的耳垂,低声的呢喃,微微的颤抖。霍都心中激蕩,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拔出木塞,将肉棒插入小龙女的充满精液的小蜜壶,用力挺动腰肢抽插起来。

「啊……好相公……你好强……奴家……好舒服……好美啊……天哪……奴家又……又来了……不行了……啊……奴家……完了……」

小龙女太小看霍都了,她刚高潮完的敏感蜜壶不堪霍都的冲击,小龙女娇弱的哼出声来,霍都放缓速度,行起那九浅一深之道,不到片刻小龙女便快活的轻轻呻吟。霍都这才开始用力的挺动,一面握住柔软的两侧玉丸,一面亲吻小龙女的小嘴,小龙女的双腿盘到了他腰上,玉茎每次都深深地插入温暖润滑的蜜壶,小腹撞击着她白皙的大腿和玉臀,发出啪啪的声响。

「好舒服……好老公…..好哥哥……啊……龙奴要你……龙奴要你天天肏我……啊……龙奴好美啊……」

小龙女用力的抱紧了霍都,香舌伸了过来,他含住了啜吸,腰肢猛然一阵激烈的摆动,玉茎在蜜壶内快速的出入,小龙女皱着眉头,表情却快活到极点,喉间「唔唔」连声不断,蜜壶突然大力箍住玉茎,霍都知道她新的高潮在即,放缓速度,硕大的龟头却次次重重撞击柔软的花芯,小龙女似乎痛苦的哼了几声,玉臀离了绣榻,蜜壶内一阵抽搐,花蕊喷出股滚烫的花蜜与在内的精液混合,强烈的洩出身来。

霍都顶住花蕊轻轻研磨,体会着湿润温暖的蜜肉的阵阵蠕动以及浸在精液与阴精的混合液中的感觉,仔细品味她身下这张小嘴的妙处。

「好相公,你可真勇猛呢」小龙女轻轻腻笑,翻了身骑在霍都身上,转而耸动玉臀上下套弄,动作轻柔熟练,玉茎快速出入湿润的蜜壶,阵阵酥麻快感传来,霍都握住她柔软的腰肢带动她加快了起伏的频率。

肉棒出入宝蛤口时发出「滋滋」的动人声响,温暖的蜜液阵阵涌出,空气中蕩漾着醉人的芬芳,小龙女春情勃发,俏脸晕红,侧身轻轻抚摸着他的胸膛,又凑上来亲吻霍都的脸颊。她张开小嘴发出声声娇媚的呢喃,粗壮灼热的玉茎不断闯入又不断脱出蜜肉癡迷的纠缠,动人快感让她越来越绵软,她身子后仰反手撑住他的两条腿,快速耸动柳腰,丰满的酥胸蕩漾起阵阵乳浪。

「天哪……龙奴……又丢了……啊……啊……好美……啊……啊……怎……哦……哦……还在丢……啊……洩死龙奴了……嗯……嗯……哎……呀……好硬啊……好长啊…好热啊…插死我了……龙奴又丢了……丢了……」蜜壶慢慢的箍紧,那似乎有千万层的蜜肉一阵阵的卷动,纠缠着巨大的玉茎,突然她娇呼一声,颤抖几次,趴到他胸前,昵声道:「相公,龙儿来了!」小龙女脸上的表情欲仙欲死,蜜壶内一片滚烫,滑腻的蜜肉包裹住肉棒不住抽搐,灼热的蜜液随着霍都的进出涌了出来,在宝蛤口堆积成粘稠的泡沫,空气中洋溢着浓郁的芬芳,更加刺激霍都的激情。

霍都展开浑身解数,把所学的苍鹰博兔、割蚌取珠、农夫垦荒和铁杵投药等手法一一使出,弄得小龙女时而呻吟呢喃,时而畅快高呼,时而忘形尖叫,霍都自己也真气澎湃,汗流浃背,这才放鬆精关,把阳精狂射入她体内。她敏感至极点的花芯受到滚烫阳精的浇注,忍不住又再洩了一次身,小腹更加地凸起,终于快活的昏了过去。霍都玉茎部抽出来,就这样搂着赤裸的小龙女进入了梦乡。

霍都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看着床上小龙女的背影玲珑有致、曲线柔美,皮肤白皙中透着红艳。赤裸的胸前清晰的乳沟,下半身一双美腿看起来粉嫩白皙修长,真是天生的媚骨尤物。霍都轻柔地把他的手伸进出小龙女的怀里,左手捧住她乳房的下缘,伸长舌头开始在乳尖处画圈,手指也温柔的在乳部轻轻挤压,淡红的蓓蕾很快发硬耸立,他迅即扑上吸吮,如火般的狂热,小龙女的乳汁便成了霍都的早餐。这时小龙女已经醒了,但由于武功尽失,使她无力阻止,悲凄迷乱的失陷心情,使得小龙女闭着双眼,毫不抵抗的让霍都尽情地玩弄,向着男人的精液仍留在自己的体内,那如怀孕般隆胀的小腹更是令小龙女羞愤欲死。男人的吻暂态地印满她的胸前,他双手狂浪地扯在小龙女身上游走,誓要解放她仅有的心灵。

昨日激情交欢的画面,也不断地在小龙女的脑中回映着,小龙女她对自己堕落得如此之深,感到惊讶。当她冶艳淫蕩地含舔着霍都的鸡巴吸吮时,它是如此地坚硬,如此的粗长,一跳一跳地挤满在小龙女红艳的嘴里,狂蕩地上下套弄间,小龙女感到霍都的肉棒越来越坚硬。小龙女把脸颊贴得好近,本来阴茎是该马上塞入到口内,但小龙女用左脸颊贴它,接着又用右脸颊去摩擦,再由脸颊到眼睛慢慢地滑溜过去。这样用脸对阴茎的摩擦,可说是小龙女几乎已丧了理性强烈的反应。眉头微皱的小龙女,微微的喘着气,她深深知道既为人妻的自己,做出这种事是何等屈辱下流的事。但是屈辱也好,下流也罢,驱策着自己的亢奋欲火,出自霍都洲欧美日产综合吸允自己的乳汁,正猛烈地迸涌出来。她激动的抱着霍都,好像已经等不及般的焦躁起来。

「啊…啊…」抑制住几乎要脱口而出的呻吟声,小龙女把霍都推开,俯身将阴茎整个含到嘴里。宛如在沙漠中发现甘泉般的,她将阴茎放入到喉头深处,忘了下身的精液缓缓的丛蜜穴流出的羞耻,忘我的上下抚动着。

小龙女知道她完全可以不用那合作,但是她自己也不知道;她没有拒绝霍都的亵弄,只因她已完全沈醉在昨日淫悦的景象中,自己的天生媚骨也被激发了出来,当霍都射精时,她……她也……确实有快感……

「不……!」小龙女她在心里大声地吶喊着,虽然当时是给下药了,而且,若她在当时是不得不吞下霍都的精液,否则她可能就会窒息……但是她真的有必要在事后还热情地舔乾净霍都的阳具……舔乾净霍都他男根的每个角落?……而且几乎是热情地……舔?……后来还自愿为奴,成霍都为相公、主人?

这样的事实对小龙女来说打击是太大了,使她深深地沈沦在自己的耻辱和内疚中。


(三)

彷佛很久以后,小龙女才惊觉到霍都正压在自己身上,静静地看着自己,而她全裸的胴体上,男人狂热的视线正视奸着她美丽的身躯,霍都的眼睛搜遍小龙女她每一寸的肌肤,然后他的手也跟随他的眼睛,抚摸着小龙女她光滑的皮肤,特别是那坚挺的乳房,霍都轻柔地爱抚着它们、玩弄着她的乳头,霍都惊喜地发现只受一点刺激,小龙女的乳头就已经挺立了起来。在比前几次快的多的时间里,小龙女已经开始用急促的呼吸和轻声的呻吟回应着霍都的爱抚和触碰,男人满意着小龙女的反应……

霍都他停止了玩弄小龙女的乳房,手由小龙女的大腿推向腰际,看着紧绷的大腿和芳草凄迷的蜜穴,玫瑰般的阴户色泽特别瑰丽,带点清晨的露水,飘散着少女的体香。小龙女的上身仰躺在床上,阖着双眼静静的迎着霍都的抚触,双腿微微颤抖地被霍都拨向两旁分开着……

滑过丝绸般滑腻的丰腴的小腹,霍都伸手进去时,手指很轻易就滑入小龙女耻骨下面的肉缝里。小龙女的肉缝已经湿淋淋,柔软的肉壁缠绕着手指。

「啊!……啊啊!!……」小龙女的喉头颤抖,卖力地扭动屁股……让霍都的手指进入更深的地方。小龙女的阴道收缩着,一股股女人的淫液从阴道深处火热地喷出……

霍都把小龙女的一只脚起,让他的肉棒刚好顶着小龙女的小穴,霍都出尽全力向上一顶,肉棒随即完全插入小穴之内,小龙女她不得不叫起来:「不……不要这大力……慢一点……噢………!」

霍都的大鸡巴顶得小龙女欲仙欲死,道:「什幺吗?龙儿昨天还嫌相公不够用力呢?」,小龙女听到这些称呼,心里感到羞耻,却又有点爽快。霍都没有理会小龙女的哀求,他的肉棒还是大力地在小龙女的肉隙里一出一入地抽插着,霍都感到小龙女的花园仍然十分的紧窄,每一下抽插都把他的鸡巴磨得十分舒服,加上小龙女的每一下淫叫声、求饶声都使霍都更加兴奋。

霍都胜利似地骑在小龙女的身上,一阵阵快感使霍都知道他挑起了小龙女的性慾,他要征服这个女人,让她完全属于自己,所以特意地猛抽狠插了起来……

在霍都高超的技巧下,小龙女绝世美丽的脸容上,生出一种不可言喻的快感表情,她舒服得仿佛魂儿飞上了天,不断地摇动着臀部,挺高了阴户,终于丢开了羞耻心,完全臣服于霍都,小嘴里大叫:「好哥哥!……唔……唔……美极了!……舒服透了!……好相公!……你……唔!……唔!……你是龙奴的好丈夫!……龙奴要你天天都疼龙奴!……呀!……」

「好龙儿!妳还怨我吗?」

「不了!……不怪你了!……哎哟……你是龙奴的好相公……哎……好哥哥…啊…舒服……呀!……你碰到龙奴的花心了……龙奴给你奸死了……快要死了……」

小龙女更是高高地举起她那双修美细緻、雪白动人的玉腿,努力地配合着霍都的干弄,在被浪翻腾的水床上形成了一个淫靡诱人的V字型。霍都紧紧地把小龙女压在身下,像是一头疯狂的野兽般地,狠狠地狂驰插干着身下熟艳火热的女体。床上的小龙女一副淫靡情蕩、过激兴奋的表情,嘴里不停地哎哎哼哼着,她正慾火燃烧、饑渴淫乱地高举着那双分开的美腿,任由男人骑乘在她美好艳丽的胴体上,狠命地摆高自己屁股,一下一下的狂扭配合着霍都挺动抽干的腰身,霍都正恣意地抚玩着属于自己的小龙女,贪婪地品尝着小龙女那动人的红唇、酥胸、雪肤、细腰和她那声声令人听得血胀贲张、情欲激蕩的浪叫声……

「啊!……插死龙奴了!……啊!……好热!……好痒!……」

「啊!……啊!……」巨大的肉棒,火热地冲刺着湿润的肉屄。

「好龙儿!……相公……相公操得妳很爽吧!……说!……快说!……」霍都更加挑逗似的对着小龙女大操特操。

「啊!……啊!……啊!……好相公……啊!……搞死…龙奴了!…相公操龙奴操得好爽呀…」

「啊!……龙儿!……从来都没有这美过!……大鸡巴哥哥……啊!……」

过于激动的小龙女,双腿紧紧地夹着霍都的身体,全身软颤着……

「干!……肏死妳这蕩妇!……干!…搞死妳!……看妳还能不能装着一副圣女样!……」霍都故意地羞辱着正被搞得欲死欲仙的小龙女。

[不…龙奴不是圣女…龙奴是淫女…是要好相公天天操的淫妇、蕩女…]

小龙女急促的呼吸喘气,瞬间啜泣的呻吟着、那种呻吟声随着热烈的淫水涌出,更加深霍都奋力抽插时快感的程度。

「说!……妳是谁的女人啊!……说!……小龙女的淫穴在给谁插啊亚洲AV欧美亚……」

「啊…是…霍都….霍哥哥!……龙奴是……啊!……是霍哥哥的女人!……啊!……啊!……龙奴的淫穴……在给相公插着!……啊!……快不行了!……好老公!……龙奴好舒服……」

「啊!……好美!……啊!……啊!……这大……的宝……贝……人……家快受……不……了……了……」

「嗯!……好……就是这样……嗯!……哎唷……子宫……顶到了……啊!……唷!……啊!……哎唷!……真棒啊!……」

房间里淫秽的气氛,遮掩着小龙女脆弱的理性和自尊。隔着窗外一抹淡淡的阳光,火热摇晃的床上,小龙女纵情地声声吶喊淫叫着,声音时高时低、断断续续地,像是要把无尽的情慾全部发洩出来似的。在床上汗湿火热的女体,诱人的丰乳、肥臀、纤腰……她高举着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好像是久逢雨露,急需要男人的滋润般的,纯熟且急促地摆弄着她的屁股,让整个曲线优美的胴体随之上下摆动,飘散的长髮以及上下晃动的双峰,任由着男人恣意地淫弄把玩着。

霍都眼前的小龙女,被自己挑逗起压抑己久的春心,放浪地迎合着自己的抽插,口中不停发出放浪的呻吟声,使霍都更加疯狂淫干着……

「啊!……好相公!……啊!……不行了!…啊!…不行了!……」

「喔!……龙奴!……好美!……啊!……要洩了!……要洩了!……啊!……啊!……」

「啊!……龙儿不行了!……再深一点!……嗯!……啊!……」

「啊!……快要丢了!……啊!……」小龙女鬓髮蓬鬆,销魂的呓语着,小龙女到底丢了几次她也不清楚了。

「嘿!……嘿!……好相公还要龙儿再说一次!……龙儿,妳是谁的女人啊!……现在是谁的大鸡鸡在肏龙儿妳啊!……」霍都得意地姦淫着。

「啊!……是,相公!……是……是好相公你这冤家!……啊!……啊!……啊!……」

「霍都是……龙……龙奴的老公!……嗯!……好美…啊!……不行了!……啊!……」

「龙儿以后……是属于你的!……好哥哥,好丈夫!啊!……相公,顶死龙奴了!……」

「啊!……要洩了!……要洩了!……啊!……啊!……」

无数次高潮中的小龙女,胴体浑身颤动着,她的双手更是在霍都的背上胡乱地抓搓着。此时此刻,小龙女芳心深处淫乱放蕩的劣根性已被霍都完全挑起及征服,兴之所至,纵然理智尚在,却已无法阻止本能的需索;此时的她已被异样的快感完全盖过,下体畅快感如浪拍潮涌般扑来,舒服得她浑身发抖,顿时间,什幺羞耻、惭愧、尊严,全都丢到一旁了,本能地耸起了丰臀,嘴中发出了鼓励的淫叫声……

霍都感觉到小龙女的阴道中一阵收缩,热热的阴精喷洒到霍都的龟头上,黏滑的淫液,正一股股地流出。被压在霍都身下的小龙女,正像条蛇般地紧缠着霍都;紧顶在花心上的燃烧火棒,终于舒坦地射出,汨汨的阳液强劲地沖向小龙女阴户的深处……

淫液激射中的霍都,用力的亲吻着小龙女的小嘴,而小龙女也热烈地回吻着霍都,双手抱着霍都肩膀,一双修长的玉腿紧紧夹着霍都的腰,娇躯痉挛似的抖动着两人紧紧地粘在一起。脸上余韵盎然、红潮浮泛的小龙女口中发出梦呓般的淫声,全身软瘫在床上,淫液慢慢地由她小穴深处泌出……

狂乱地激情过后,霍都把身体翻到小龙女身旁,不断吻着小龙女的脸,而小龙女侧像小鸟依人的抱着霍都,两人亲蜜夫妻般地交颈而眠,霍都喃喃地轻唤着仍在陶醉中的小龙女,看着从她身下流出的精液……

之后这些天来,小龙女都在霍都怀中渡过,小嘴被霍都日夜不停的亲吻,下体也常被霍都的精液所填满,每日朝夕相对、不停交合,令小龙女的身心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无法挽回的可怕变化,心防彻彻抵抵地被摧毁,她本就是逆来顺受的人,对自己失身于霍都,又常怀着自惭和羞愧之心,因而越来越逃避着不敢想、不敢去面对现实,再加上霍都连日来交欢时所说的甜言蜜语,更令小龙女意乱情迷,再也提不起反抗的念头,因此,每每在交合时,都会用力的抱着霍都,抵死奉迎!希望对方儘量把自己征服,佔有!而霍都是何许人,自然明白小龙女的心态,更加落力配合,大力抽插,誓要令小龙女成为自己的终生性奴!

就这样,一推远一拉近,小龙女便渐渐地迷失在霍都有心、自己无意间预设了的情慾迷宫之中;那被高度满足的肉体,更让本来贞操洁节的心在不知不觉中臣服在霍都的胯下,肉体对她的依恋愈来愈深,再非当日玉洁冰清的小龙女了,最后,她就这样变了霍都的性奴,不论是身,还是心,甘愿成霍都的奴隶。

数月后,在霍都的封地上出现了一位貌若天仙,冷若冰霜的汉人王妃,没人知道她的来历,只知道霍都从此足不出户,每日都在王妃房中渡过,而王府中则经常传出男女交合,欲死欲仙的女人淫叫声。







次感谢   1 次评分   0次分享
站内留言FB留言







亚洲AV欧美亚